你是你自己的醫生


一場醫療領域的數字革命已席卷而來,讓我們歡迎


怪不得在英文里“患者”和“耐心”是同一個詞。當你進入發達國家現在的醫療系統時,映入眼簾的將是下面這些場景:不斷催促的醫生、沒完沒了的檢測、晦澀難懂的術語、水漲船高的費用,以及最重要的,焦灼漫長的等待。對于這種狀況,我們只得學會斯多葛學派的堅忍精神,畢竟醫療本身就是一種復雜且辛勤的工作,但堅忍畢竟也是會有限度的。本周,美國的三個商業巨頭——亞馬遜、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和摩根大通——公布了一項新的投資,該投資將為其雇員提供更優質且更優惠的醫療服務。對于現今的醫療系統來說,其所面臨的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就是患者在知識和管控方面的缺乏,而對數據的使用,則將解決這個問題。


依托于互聯網,患者已經可以隨時隨地的享受在線的咨詢服務,與此同時,他們也可以很便利的直接在柜臺獲取到其所需要的血液分析檢測、基因組測序,以及器臟細菌檢查的服務。但如果要有實質性的改變,我們就必須改變我們的關注對象,從服務提供方到患者,從醫生到數據來進行改變。這種轉變正在發生。類似智能手機等技術的出現,使得人們在自身健康的監控上有了主動權,而通過補全自我醫療檔案讀取和將信息同授信者進行分享的能力,則可以倍數級增長患者監控自身健康的可能性。這種自我監控,既可以減少患者自身治療中的無效性,也可以為整個醫學算法數據庫的演進提供數據,對你自己和他人的健康都有拓展性的助益。


現在,你就是你自己的醫生


想要引發變革,醫療數據可能還不行,但信息流卻很有可能從以下幾個途徑收貨成果。其一,就是更好的診斷。對于擔心心臟問題的人,他們可以購買帶有醫療等級監測功能的表帶,來幫助其檢測心律不齊的問題。很多診斷類應用程序不斷競爭,試圖幫我們診斷出其可以診斷出的所有病癥,比如皮膚癌、腦震蕩,以及帕金森疾病。一項正在進行的研究正試圖從汗液里分析出分子生物標志物,以取代現有的創傷性血液檢測。有些人認為,從一個人手機滑屏速度上的改變也有可能看出其是否患有認知問題。


其二,是對復雜疾病的管理。糖尿病類的應用程序可以通過監測血糖水平和食物的攝取,來改變病患應對糖尿病的方式,并減少失明和壞疽這種長期傷害的潛在威脅。一家叫Akili Interactive的新創企業向監管部門提交了一個視頻游戲,該視頻游戲可刺激大腦中跟注意力缺陷型多動癥有關的區域。


患者也可借此提高其護理的有效性。雖然醫療檔案的電子化正逐漸升高,但其依舊有著局限性,很多檔案中包含的數據機器并不能讀取,由此可能導致治療的延誤,乃至更嚴重的問題。美國每年25萬的死亡案例中,有很多都是由于醫療錯誤導致的,而這些錯誤則可以追溯到醫護中協調的缺失。但如果患者自己的手中就持有數據,并且有通用的標準來鼓勵分享,患者自己或許就可以從中發現錯誤之處。124日,蘋果公司布局了一項規劃,該規劃要求組織機構賦予患者用自己的手機下載自己醫療檔案的權力。


最后一項,是讓患者對自己數據的產生和聚集有了掌控權。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的一個下屬單位就希望可以通過人工智能來識別癌癥組織和視網膜損傷。而隨著患者數據在智能手機和“可穿戴設備”中的不斷流動,這些數據也可以賦予人工智能更多的功能。比如,未來的人工智能將可以為我們提供自動化的醫學診斷,包括提供癥狀描述,發現跟抑郁有關的行為特征,識別心臟疾病風險等。這種數據的聚合,也讓你能更容易的發現與自己相似的病例,并查看他人的治療方式。


每天一個蘋果


隨著新技術的不斷涌現,各種陷阱也隨之而來,比如各種毫無作用的應用程序的出現。當然,隨著監管部門對這些風險應用程序監管的加強,用戶最后受傷的也只會是自己的錢包而已。并不是每個人都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著主動的管控需求,很多人其實更希望將這份工作交由專業人士進行打理,這當然沒有問題,如果你對這些數據很感興趣,那你就可以獲取到這些數據,反之,你也可以將這些數據以自動化的方式交到你信任的提供方手中。


這些新技術所帶來的益處通常都是富裕層級享受的更多,但好消息是,隨著雇主、政府和保險公司在高性價比預防護理方面的投資刺激,這種擔憂有所緩和。比如,Alphabet最近成立了一家名為Cityblock Health的企業,該企業打算利用患者的數據,來為城市里的低收入居民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這些居民中很多都是美國針對貧困人口而推出的醫療補助計劃所覆蓋的居民。


其他的一些風險相較來說顯得更為棘手。更高的透明度,可能致使那些身體健康的人不去購買醫療保險,而對于身體健康狀況欠佳的人來說,購買難度反而加大了。當然我們可以通過出臺相關規程減緩這個問題,比如要求保險公司去主動忽視這些基因數據,但終歸治標不治本。安全問題是另一個擔憂。隨著云端和不同公司間患者數據的不斷累積,這些數據被盜取和濫用的可能性也隨之增加,在美國,有將近1/4的數據泄露都發生在醫療健康領域。對于醫療企業來說,如果他們忽視了安全的問題,就會面臨嚴苛的懲罰,但如果由此就覺得數據泄露的事情不會發生,那就太天真了。


隨著數據應用領域的不斷擴大,其所帶來的益處是否大于風險,從跡象來看,答案是肯定的。很多國家都開放了自己的醫療檔案,其中又以瑞典走的最遠,瑞典希望到2020年時可以為所有的公民提供自己電子病歷的獲取權,目前有超過1/3的瑞典居民已經設立賬戶。研究表明,獲有這種權限的患者對自己的疾病有著更好的了解,其治療往往也更為成功。在美國和加拿大的實驗也證明,這些患者不僅情緒上更開朗,并且由于醫生詢問程序的縮減,治療成本上也更低。這一切其實也在意料之中,畢竟沒有人會比你自己更在乎你的健康,相信你自己,你是你自己的醫生。


編譯自經濟學人文章《Doctor You》

編譯人:上海品智